Menu

参加官方组织的相亲会,已婚男冒充军官“借”走女老师24万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1/01/04 Click:59
\u003cp>现在,相亲成了年轻人交友、脱单的一个重要形式。然而,围绕着相亲,也产生了形形色色的故事。\u003c/p>\u003cp>在一个由淮安某官方组织的相亲会上,淮安某高校女研究生老师刘芳(化名)认识了一名自称转业待安置的军官王宝(化名),在两个月时间里,“前军官男友”以为两人婚后经济打基础,准备自主创业开酒行等借口先后跟她借走24万元。但这个酒行开业前夕,却冒出来一个女人,自称是王宝的妻子。刘芳才发现自己被骗:王宝不但已婚,而且也从来没有当过兵,当时相亲的身份根本就是假的。刘芳想破脑袋也想不通,官方组织的相亲会怎么会有骗子出现?她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虽然淮安警方以诈骗案立案,但快一年下来,还没有个最终的说法,也不知何时才能追回借给王宝的24万元。\u003c/p>\u003cp>\u003cstrong>参加官方组织的相亲会\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女研究生老师被骗\u003c/strong>\u003c/p>\u003cp>这好像就是一场梦,但却真实地发生了。提及自己被骗过程,今年31岁的刘芳双手掩面,以自嘲的口吻喃喃自语:“是我太善良,还是他太可恶。”而刘芳口中的那个他,正是去年11月10日她参加淮安某官方组织的相亲会时认识的王宝。\u003c/p>\u003cp>记者在该官方组织的微信公众号文章里找到了去年发布的关于那次相亲会的内容——该活动目的是为了帮助单身青年寻找合适伴侣,促进单身青年之间的相识和交流,增进彼此之间的了解。报名条件为20岁至40岁之间的未婚男女青年,目前阶段单身,大专学历以上,有稳定工作,谈吐文明、举止优雅、热爱生活,具有交友意愿。记者注意到,在活动结束后,该微信公众号称有来自全淮安不同行业的近300位单身男女青年参加了此次活动,活动现场有五位勇敢追爱的单身男女上台向心仪的另一半现场表白,并成功获得对方的认可,均表示愿意继续接触了解,现场和会后也有百余人互留了联系方式。\u003c/p>\u003cp>正是在这场相亲会上,刘芳认识了自称毕业于“某军医大的退役少校军官”,“将被安置到某医院”的王宝。两人互加微信后便开始约会,但是让刘芳始料未及的是,她还沉浸在甜蜜的爱情之中时却被现实打脸:王宝的身上的光环是假的,而且在两个月时间里,先后从她手里借走24万元。\u003c/p>\u003cp>\u003cstrong>假“军官男友”老婆发来微信\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她才知道自己被骗\u003c/strong>\u003c/p>\u003cp>陪他去办理交通违章,知道他的身份证是真的:淮安人、1982年生。刘芳说,当时没怀疑是骗子,因为如果是骗子,怎么敢用真实身份呢?而且,两人毕竟是在相对可靠的官方组织的相亲会上认识的。但是,现实告诉她,王宝所持的大学毕业证和转业证明等证件都是假的,这一切还是王宝的老婆找到她,声称她“做了小三”后才知道的。\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 detailPic">\u003cimg src="/uploads/allimg/210104/0UJ31131-0.jpg" alt="王宝冒充转业军人欺骗刘芳" />\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 picIntro">王宝冒充转业军人欺骗刘芳\u003c/p>\u003cp>他声称自己母亲病危,母亲想在去世之前看到他结婚生子,他想尽快结婚,最好春节前。刘芳告诉记者,认识王宝后,王宝总是送花给她,每天在微信里甜言蜜语,他们的感情很快升温。同时王宝也在她心中树立起孝子、辛勤创业好男儿的形象。相处时间不长,王宝就以车子在外发生交通事故为由向她借了1000元,也很快归还。同时,王宝也开始塑造有责任的好男人形象。声称为了两人婚后有良好的经济基础,他决定在转业待安置期间开个酒行创业,以装修店铺、进货等各种借口先后从她手里借了24万。\u003c/p>\u003cp>刘芳说,自己研究生毕业后,一个人从外地到淮安工作,刚跟亲友借钱买了房,说到此处,她的情绪很激动。因为她借给王宝的24万元均是自己通过银行网贷、信用卡套现得来,现在她还不明不白地成为“小三”了。据其介绍,就在她满心欢喜地等着王宝的酒行开业、见家长、结婚之时,今年1月11日凌晨,一个自称王宝老婆的人徐某通过王宝微信发来她与王宝的结婚证、结婚照,声称她做了自己老公的小三。直到此时,刘芳方才知道王宝不但有家室、有孩子,而且也不是转业军官。而且王宝的酒行也如期开业,王宝的老婆还在抖音晒出开业前以及当天其在酒行忙前忙后的场景。\u003c/p>\u003cp>\u003cstrong>“男友”夫妻共同承诺还款\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24万至今只还了1000多元\u003c/strong>\u003c/p>\u003cp>发现自己上当受骗,而且王宝的老婆声称刘芳是第三者,要到学校闹事,这让孤身一人在淮安工作生活的刘芳的精神承受不了。她告诉记者,事后,学校领导也发现她工作不在状态,她曾多次想过自杀,都被校领导及时劝阻,还安排学校心理老师对其进行疏导。于是,她决定拿起法律武器、聘请律师维权。\u003c/p>\u003cp>首先要证明自己不是第三者而是受害人,刘芳告诉记者,在事实面前,王宝妻子徐某给她写了一份保证书,保证书中徐某称,因其丈夫隐瞒已婚事实与刘芳交往,她在不清楚事情全部经过前提下对刘芳进行言语侮辱,现发现此事与刘芳无关,她保证以后不发布、不传播任何有损刘芳声誉的谣言。\u003c/p>\u003cp>然后,刘芳到公安机关报案,但先后跑了相亲会组织地、王宝户籍所在地、居住所在地、酒行所在地派出所均没有立案,今年2月1日,她自己居住地派出所——淮安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枚乘路派出所以刘芳被诈骗为由立案,但是现在还没有处理结果。\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 detailPic">\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0_01/D7CA39FBD885AD7E08A88F61C4DD29065DC9A3A5_size106_w1080_h810.jp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75%;" alt="王宝妻子徐某写给刘芳的保证书" />\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 picIntro">王宝妻子徐某写给刘芳的保证书\u003c/p>\u003cp>让她略感欣慰的是,她借钱给王宝时,都让其出具了借条,于是她拿着借条找到王宝夫妻俩要求还款。但是王宝夫妻俩称,没有钱还给她,可以用酒行的股份抵扣欠款,被刘芳拒绝。\u003c/p>\u003cp>刘芳告诉记者,在得知自己要报案期间,王宝夫妻俩以家中老人生病、小孩还小等理由苦苦哀求刘芳不要报警,并承诺马上卖房还钱。心软的刘芳答应了他们的请求。因为房子出手时间难以保证,夫妻俩又写下还款计划书,并将房屋抵押给她。但是刘芳说,协议一签,夫妻俩开始耍花招不卖房子,刘芳打电话催促,王宝妻子徐某则以言语侮辱刘芳。\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 detailPic">\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0_01/E263AEC69F2CE735243BA989B5221ED15543A44A_size83_w1080_h810.jp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75%;" alt="王宝写给刘芳的欠条" />\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 picIntro">王宝写给刘芳的欠条\u003c/p>\u003cp>刘芳称,今年2月王宝承诺会把她刷信用卡的5万还给她,但是王宝并没有还,却在3月份开了一家水果店。记者注意到,在一份由王宝与其老婆徐某共同出具的还款计划书中载明:截至今年11月,王宝夫妻俩应分批还清欠刘芳的所有欠款。但是今年12月刘芳多次来到王宝的酒行要求还债,王宝均称没钱还给他。对于抵押给她的一套房屋,刘芳告诉记者,其实根本没用,因为该套房屋王宝基本上只付了首付,其余的全是欠银行的贷款。\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 detailPic">\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0_01/4032492B7C9CFCD329F1795A738C35F40EF096E9_size72_w1080_h627.jp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58.05555555555556%;" alt="刘芳向记者展示立案告知单" />\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 picIntro">刘芳向记者展示立案告知单\u003c/p>\u003cp>\u003cstrong>拒绝接受记者采访\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称女老师投诉又能怎么样\u003c/strong>\u003c/p>\u003cp>根据刘芳提供的信息,记者来到淮安市淮安区某广场,找到了王宝借钱投资所开的酒行,发现大门紧锁,玻璃门上两侧分别张贴招聘与转让广告,上面所留的电话号码也正是刘芳所提供的王宝号码。\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 detailPic">\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0_01/74BA518C944A79DF6C5A308C1F2B9BD9CC48F6D1_size61_w1000_h528.jp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52.800000000000004%;" alt="王宝酒行门上贴着的转让信息" />\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 picIntro">王宝酒行门上贴着的转让信息\u003c/p>\u003cp>记者拨通其电话,电话里,他声称自己与刘芳只是普通朋友关系,对于自己参加相亲会时的婚姻状况,他称属于半离异状态。对于自己是否是军人,在记者的追问下,他承认自己没有当过兵,并称警方已立案,刘芳投诉又能怎么样,随后拒绝了记者的进一步电话采访。而在王宝与其妻子徐某写给刘芳的一份书面材料中,王宝对自己的行为作如下描述:他隐瞒自己已婚事实,以单身身份参加相亲会认识刘芳后,继续隐瞒已婚事实谎称自己是军官转业,博得刘芳好感,在交往一个多月后,暗示自己做生意缺钱,先后向刘芳借款24万,所有一切事件都是他一个人的过错,与刘芳无关。\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 detailPic">\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0_01/D2A033CA2232753DB8F837C1A1A28BEB82A6CF3C_size106_w1080_h810.jp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75%;" alt="王宝写的书面材料 证明过错在于他" />\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 picIntro">王宝写的书面材料 证明过错在于他\u003c/p>\u003cp>\u003cstrong>相亲会组织方:\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把关不严,工作确有瑕疵\u003c/strong>\u003c/p>\u003cp>紫牛新闻记者注意到,该场相亲会的四家主办方均为当地政府部门,协办方与承办方是某酒店以及两家社会机构。由官方组织的相亲会,怎么会有已婚人士冒充转业军官参加?记者采访了排名第一的主办方负责人,他坦承,活动组织工作过程中确有瑕疵,但是他们都要求报名人员写了一份保证书,保证自己身份资料真实性,否则后果自负。28日下午,该官方组织向记者提供王宝当初报名信息:离异、大专、医生、年薪25万。\u003c/p>\u003cp>\u003cstrong>法律界人士称:\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名为“借”实为“骗”\u003c/strong>\u003c/p>\u003cp>王宝虽然向刘芳出具了借条,但从现有证据来看,他名为“借”实为“骗”,对于刘芳的遭遇,淮安市法律援助中心主任邵永高律师发表自己观点,王宝借钱后酒行也真的开了,但是他在借钱过程中隐瞒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尽管王宝夫妻也写了保证书、还款计划书、甚至将一套房屋抵押给刘芳,但现实是,王宝夫妻至今并没有履行他们的承诺,通俗点讲,王宝在隐瞒自己真实身份与刘芳谈恋爱期间,明知没有还款能力,甚至他本人就不想还款,但仍向刘芳借款24万并出具借条,有一定的欺骗性,而且数额巨大,涉嫌诈骗罪。\u003c/p>\u003cp>至于王宝冒充转业待安置军官是否构成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邵永高主任称,在他个人看来,他冒充转业待安置军官实际上就是冒充现役军人,构成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因为他本来“军人”身份就是假的,结合本案来看,该罪名与其涉嫌的诈骗罪名量刑标准相对较轻。如该案进入审判程序,法院会以诈骗罪定罪量刑,也就是说,在他个人看来,王宝的行为已构成诈骗罪,而且数额巨大。如王宝能尽早还清欠款,取得刘芳谅解,刘芳可以到公安机关撤案,最起码,法院量刑时会相对轻些。退一万步讲,如果诈骗罪不成立,刘芳也可以提起民事诉讼,同时将此次相亲会的组织方列为被告之一要求其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组织方同时也可以对王宝行使追偿权。\u003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