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鬼灭之刃》破300亿,全球年度动画冠军是如何炼成的?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1/01/03 Click:195

作者|陈镔

12月第二周,日本动画《鬼灭之刃 剧场版无限列车篇》日本票房突破300亿日元,和日本历史票房冠军《千与千寻》的差距已经十分微小。

据映画.com发布的数据,《鬼灭之刃 剧场版 无限列车篇》(以下简称《鬼灭之刃》)连续第9周登顶票房榜,累计观影人次达到2253万,在公映近两个月后热度依旧不减。《鬼灭之刃》扮演了票房救世主的角色,日本年度大盘同比下滑的幅度也缩小至50%以内。

这对全球的电影市场也是一剂强心针。在众多好莱坞电影因为疫情纷纷转向流媒体时,《鬼灭之刃》的表现再度印证了大银幕观影的魅力。

爆款日漫养成记

复盘《鬼灭之刃》,可以发现这是一条典型的日漫剧场版养成道路。

《鬼灭之刃》由日本漫画家吾峠呼世晴创作,于2016年2月至2020年5月在《周刊少年Jump》连载,全205话。

据Wiki信息,《鬼灭之刃》漫画系列在Oricon公信榜的统计中为2020年日本最畅销漫画,年销量超过8000万册。截至2020年12月,漫画的累积发行量(含电子版)已达1.2亿册。这一成就甚至比肩常年的日漫王者《海贼王》,作为后起之秀《鬼灭之刃》的粉丝基础可见一斑。

随后,《鬼灭之刃》改编成电视动画于2019年4月至9月播放,系列第一季全26集。此番《鬼灭之刃》剧场版便是2019年播出的电视动画续篇,讲述故事主角灶门炭治郎和炼狱杏寿郎与下弦之壹魇梦作战的故事。

《鬼灭之刃》电视动画的影响力不仅限于本土。

《鬼灭之刃》在今年由哔哩哔哩引进版权并配音,截至9月份播放量已累计达5亿次。除此之外,《鬼灭之刃》还在美国卡通频道(Cartoon Network)上播放了英文配音版,并借由Netflix平台将影响力辐射到东南亚地区。

在动画成功后,《鬼灭之刃》的小说、网综、游戏等也纷纷得到开发,进一步彰显了这一热门IP的辐射力。

《鬼灭之刃》还曾改编为舞台剧,于今年1月至2月在东京和兵库公演。以实体剧场的艺术形式与粉丝互动,这在以往的动画作品中并不常见,成为《鬼灭之刃》打破“次元壁”的重要尝试。

击穿剧场天花板

但《鬼灭之刃》的成功又是非典型的,并已经在多个维度突破剧场版的天花板。

首先,《鬼灭之刃》从10月中旬便启动“开挂”之旅,首映前三天收入达到46.2亿日元,不仅在日本历年开画成绩上位居首位,更位列当周全球票房榜头名。

进入次周,《鬼灭之刃》用时10天突破100亿日元,将《千与千寻》的原纪录(25天)大幅提前。此后《鬼灭之刃》势如破竹碾过各项整数关口,直到迫近曾被认为遥不可及的《千与千寻》。

《鬼灭之刃》也是自2001年宫崎骏的《千与千寻》之后,第二部在日本市场突破300亿大关的影片。

距离《千与千寻》保持的原308亿日元纪录,《鬼灭之刃》还剩下不到10亿日元的差距,创造历史新高只是时间问题。(注:根据东宝15日的发布会,在加入今年的复映票房后,《千与千寻》的票房达到了316.8亿,双方的差距又有所拉开)

而凭借本土市场的强势发挥,《鬼灭之刃》的全球票房达到2.81亿美元,超越《姜子牙》(2.41亿美元)成为年度全球动画冠军。

除了日本之外,《鬼灭之刃》还在港台院线抢先公映,分别进账2910万港元和5.38亿新台币,成为秋冬市场的头号热门影片。同时,《鬼灭之刃》还登陆新加坡、泰国、越南等国院线,预定明年扩映到中东、印度、北美等市场。

作为首部登陆大银幕的剧场版,《鬼灭之刃》的先期口碑相当出色,在豆瓣上目前有逾5千人打出8.5分,IMDb网站也达到8.3分(2225人评分)。本月初,《鬼灭之刃》剧场版还获得第45届“报知电影奖”等褒奖,制作品质同样获得行业认可。

《鬼灭之刃》击碎了剧场版动画自身的“天花板”。

在此之前,成绩最好的剧场版是去年4月公映的《名侦探柯南:绀青之拳》,93.7亿日元的票房只位列历代所有影片第46名;《哆啦A梦》《数码宝贝》《海贼王》等更多“国民动画”都更加靠后,一百亿一度是剧场版动画的票房天花板。

对于《鬼灭之刃》的突破性表现,不妨从以下三个角度进行解读。

首先,《鬼灭之刃》剧情上承接电视动画第一季,区别于通常独立成篇的剧场动画。去年《鬼灭之刃》动画第一季最终集播放完毕后,以“灶门炭治郎 立志篇”为副标题,宣布了续篇“无限列车篇”将会是电影版,并释出了第一支预告片。

随后的宣传活动一直以此为卖点,原著粉丝急于一睹剧场版,从而造成了轰动性的首映效应。这类似于漫威为迪士尼+制作的流媒体剧集与院线电影产生联动,可谓“电影宇宙”的日本版本。

这不是《鬼灭之刃》第一次在电视和电影之间进行联动。

早在《鬼灭之刃》电视动画播放前,片方便在日本11间影院上映特别版《鬼灭之刃 兄妹之绊》,内容则是电视动画的第1集到第5集。这次为期两周的限定上映,对电视动画正式上线产生了良好的预热效应。

《鬼灭之刃》的营销动作也可圈可点。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鬼灭之刃》祭出“吸粉”大招:从12号开始,凡到影院的粉丝都能得到“入场感谢特别册”,这已经是片方第3度分发入场者特典了。

精准化的粉丝营销产生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公映后第9周,《鬼灭之刃》票房和人次分别环比上涨43%和41%,一举推动影片迈过300亿大关。

从本月26日开始,《鬼灭之刃》将在日本82个影厅以MX4D和4DX格式发行,第4波入场者特典也将再度出炉,可以预期《鬼灭之刃》的票房还会继续上涨。

当然,《鬼灭之刃》的成功还受到市场需求集中释放的驱动。

日本院线电影相当一部分内容供给由动画负责。往年初春的旺季被彻底打乱,《哆啦A梦:大雄的新恐龙》延期到8月,剧场版王者《名侦探柯南:绯色的弹丸》被直接推迟到了明年。

在《鬼灭之刃》公映之前,日本年度票房冠军由真人电影《我是大哥大电影版》占据,这在长期由动画把持票房宝座的日本并不多见。正是优秀动画电影的“缺口”一直得不到满足,为《鬼灭之刃》的爆炸性表现铺平了道路。

在此之前,以吉卜力为首的原创动画则对高排名形成垄断,《千与千寻》(308亿,第1名)、《你的名字。》(250亿,第5名)、《哈尔的移动城堡》(196亿,第7名)、《幽灵公主》(193亿,第8名)等都进入前十,展现出原创题材的蓬勃号召力。

此番《鬼灭之刃》一举冲至300亿高位,对既有的动画格局产生了颠覆性影响,未来原创和剧场版的版图将不再一边倒。

成为影院“拯救者”

事实上,《鬼灭之刃》公映之前的日本院线正经历低谷。

过去10年间,日本年度票房基本维持在2000亿日元左右,并呈现稳步上升态势。2019年,在《天气之子》、《冰雪奇缘2》、《阿拉丁》和《玩具总动员4》等4部破百亿影片的助推下冲至2612亿,创历史最高纪录。

2020年全球性的院线停摆波及到日本。在春季出台“紧急事态宣言”后,日本影院经历了一个月的“冰封期”,收入出现断崖式下滑。5月中旬大银幕重启后,市场回暖的幅度并不如预期。

虽然克里斯托弗·诺兰执导的《信条》曾让影院出现人流回潮,但截至第41周,总票房仍落后去年同期60%以上。

而在《鬼灭之刃》于10月中旬亮相后,日本周末票房环比飙升逾5倍,远超去年同期《小丑》领衔的成绩。

在《鬼灭之刃》独力贡献300亿日元票房后,日本年度大盘终于突破千亿大关,并将同比差距缩小至50%以内。而《鬼灭之刃》占大盘的比重接近1/4,在近10年的单片冠军中一骑绝尘,扮演了影市“拯救者”的角色。

事实证明,能够拯救电影市场的只有电影本身。在一部现象级电影的加持下,日本有望成为全球前10大电影市场中,唯一将同比跌幅控制在50%的“特例”。

当然,目前影迷最关心的可能是《鬼灭之刃》的引进前景。

近年来,随着众多经典作品的引进频率加快,日本动画剧场版的票房呈现水涨船高之势。

2019年,《名侦探柯南:绀青之拳》《航海王:狂热行动》《哆啦A梦:大雄的月球探险记》和《夏目友人帐》等4部破亿元关,创日本动画引进的年度纪录。10月底刚公映的《数码宝贝大冒险:最后的进化》也斩获1.25亿元票房,再度展现出老牌IP的票房潜力。

综合来看,在目前引进票房破亿元人民币的剧场版中,《哆啦A梦》是当之无愧的领头羊,共有4部作品排进前十名,这还没算上进账5.3亿的《哆啦A梦:伴我同行》,后者为藤子 F 不二雄诞辰80周年的纪念作品。

除此之外,《名侦探柯南》共有两部剧场版成功破亿,《海贼王》《夏目友人帐》《数码宝贝》和《火影忍者》则各有一部。

当然,前述提及的热门剧场版大多已有20年以上的粉丝积累,唯一的例外是TV版首播于2008年的《夏目友人帐》。

而诞生于近十年、更为年轻的动画剧场版,包括《紫罗兰永恒花园外传:永远与自动手记人偶》《我的英雄学院:两位英雄》《游戏人生 零》等,引进票房区间大都落在数千万线上,这也可能成为未来《鬼灭之刃》的目标值。

作为2020年最后的动画爆款,《鬼灭之刃》的票房之路还远未结束。